188bet开户网

首页 > 188bet开户网 > 正文

我国生物医药发展现状分析

我国生物医药伴随高新技术开发区而生。2009年,泰州国家医药高新技术开发区成立,成为我国首个国家级医药高新区。截至目前,我国共批准成立了168个国家级高新技术开发区,其中生物医药类(含医疗器械类)有67个,形成了包括长三角地区、珠三角地区、环渤海地区和东北地区在内的集聚区。此外,中部地区的河南、湖北,西部地区的四川、重庆也呈现出良好的基础。

我国生物医药典型代表包括:北京中关村生命科学园、上海张江药谷、苏州生物医药园、武汉光谷生物城、广州国际生物岛和成都天府生命科技园等。

特点:政策支持与创新驱动同步

为了更好地促进生物医药集聚发展,“十一五”期间,国家发改委分批建设了22个国家生物基地,以促进生物医药人才、技术、资金等要素向优势地区集中,集聚效应显现。“十二五”时期,北京、上海、天津等地纷纷出台生物医药政策,逐步将生物医药培育成区域主导。“十三五”时期,工信部等六部委印发《医药工业发展规划指南》,明确提出各级政府需根据行业发展需要,结合各地资源禀赋和承载能力,科学规划集聚区。

在国家顶层设计战略的要求与指导下,我国生物医药逐渐呈现集聚发展态势,生物医药也逐渐形成了一定的发展特点。

政策支持,推动形成与发展

政府及宏观政策的支持,是促进生物医药行业规范发展的前提。

一方面,国家不断选择基础好、创新能力强、营商优、开放度高的区域,扶持建立生物医药;另一方面,各地政府逐渐加强顶层设计,规划先行,通过制定规划、政策,引导集聚发展,促进各地形成具有特色的生物医药,如泰州医药城、上海张江药谷、武汉光谷生物城等。

管理模式主要分为政府主导、企业开发两种类型

政府主导类型的生物医药,由政府开发,专门成立管委会,负责管理运营,通过创新型企业孵化、重点企业培育等形式,推动集聚,并为搭建包括科研机构、公共服务平台等在内的创新资源。

企业开发类型的生物医药又分为国有企业与民营企业开发两种形式。采用市场化运作模式,通过土地一级和二级开发运营、服务、等业务布局,实现盈利,典型代表有上海张江高科;资本运作模式主要包括运营平台公司与政府通过共同设立基金或与社会资本合作成立基金,以及运营平台公司长期股权等模式。

创新能力驱动因素呈现生态化、网络化发展趋势

“十一五”期间,国家大力支持重点实验室、工程研究中心、企业技术中心、中试基地、博士后流动站等科技创新平台的发展,这些高端研发平台构成了生物医药的技术创新体系。

经过几十年的发展,逐渐加强与高校、医疗机构、龙头企业、CRO(合同研发组织)等社会优质资源的整合,并不断创新产学研合作机制,促进科技成果转化。

随着近年来各地出台的“人才新政”,海外人才成为推动各地发展的加速器。此外,前沿生物技术的不断突破,新业态、新模式的相继出现,吸引了越来越多的社会机构加入,共同助力企业加大研发投入,不断打造创新里程碑。

北京中关村生命科学园、上海张江药谷、苏州生物医药园等逐渐形成政府、高校、风投机构、基础研究机构、医疗机构等组成的创新网络,为规模化与集聚化发展,乃至区域创新水平的提升提供了关键支撑。

问题:顶层设计与发展后劲不足

综观我国生物医药园的发展,还存在以下问题:

顶层缺乏统筹规划,导致布局分散,同质化现象严重

国家层面,缺乏统筹的空间布局规划,导致全国范围内出现大量定位与发展方向相同的生物医药。地方层面,由于缺乏全省、全市或者全县层面的空间布局,数量众多、分散且规模较小,定位、发展方向和发展模式缺乏明确的区分,在招商引资、引进人才方面,出现区域内部与周边区域低水平重复,甚至导致恶性竞争等问题。

准入、退出与考核机制不完善,导致发展后劲不足

准入层面,缺乏明确的审核机制,导致招商方向与定位不符。此外,中西部某些不发达区域在承接东部沿海地区转移时,由于准入门槛低,易产生承接环保要求不达标的等问题。

退出层面,缺乏明确的退出期限与退出条件。以孵化器为例,根据科技部《科技企业孵化器管理办法》规定,在孵企业孵化时限原则上不超过48个月。技术领域为生物医药、现代农业、集成电路的企业,孵化时限不超过60个月。但很多在孵企业在规定时间内并未及时从孵化器迁出,由此造成资源不能合理配置,孵化器源头活力不足。

考核层面,政府在对考核时,并未基于的定位与发展导向,而是以产值、税收贡献等指标为导向,缺乏对创新能力、服务能力、产城融合效果等指标的考量。

创新要素联系不紧密,影响创新网络绩效

目前,我国生物医药发展不均衡,大部分创新能力不强,内医药企业、科研机构、高校、医疗机构以及中介服务机构之间缺乏有效的合作交流,创新要素联系不够,影响创新网络在专利、科技成果转化率等层面的绩效水平。

此外,企业存在科研投入不够、创新认识不足、创新能力不强等问题,产学研合作机制尚未健全,进一步影响了企业和生物医药的原始创新能力。

产城分离,出现“只有没有城市”的发展窘境

部分在规划之初,并未关注与城市的融合发展,大都着眼于“工业区建设”,出现“只有没有城市”的发展窘境。城市化功能的性公共设施建设和社区的配套服务力度不足,对区的支撑性不足,影响了的可持续发展。

建议:统筹规划与完善标准结合

基于我国生物医药园发展现状,建议如下:

统筹规划,重点扶持几大优势特色集群,提升核心竞争力

生物医药具有高投入、高风险、高回报、研发周期长等特点,集聚发展是提升竞争力的有效路径,因此,要重点扶持几大优势特色集群。立足国内生物医药集聚区基础,重点在新药创制、高端医疗器械等领域扶持3~5个顶尖集群,瞄准世界前沿技术趋势,差异化布局各集群定位,同时给予各类政策和资源倾斜,快速提升集群的国际竞争力。

完善准入退出标准,建立科学评价体系首先,加强管控与审核,明确审核流程,杜绝不符合定位的企业入园。同时,构建招商“黑名单”,将具有失信记录的企业纳入“黑名单”,防止引入。

其次,明确企业退出机制。在国家政策的基础上,设立刚性出孵年限;针对达到出孵期限却不够“毕业”标准的企业,通过设立加速器,承接转移。此外,动态化监测企业外迁扩张需求,将具有迁址意向的企业纳入预警体系。

第三,建立科学的评价考核体系。以定位为导向,构建考核指标体系,例如,以原始创新为定位的,要以发展和科技创新作为考核导向,加大对研究与试验发展投入情况、企业研发活动情况、高层次人才数量等指标的考核力度。

打造创新服务平台,推动创新要素集聚与网络化、协同化发展

构建数字化专业创新服务系统,打造创新服务平台。通过数字化生态系统,了解区域生物医药创新要素和创新实力,同时能掌握全球生物医药创新资源的最新分布,实现创新要素的全球链接,精准掌握全球创新人才、创新技术和创新资本等资源。

基于数字化生态系统,以创新要素的数字化为抓手,推动创新服务资源的集聚,由政府发起构建市场化运作、服务于双边市场模式的第三方创新服务平台,实现创新服务的精准匹配。

加强产城融合,打造国际生态宜居

美国硅谷产城融合发展模式值得借鉴。硬件方面,内要建设高档住宅、大型购物中心、超现代化的基础设施等,这是实现产城融合的基础,也是演变为科学城的前提;软件方面,内不仅要引进一流的医疗、保健、、休闲娱乐等资源,还要着重培养社会人文气息,通过举办各种富有地方特色的文化活动,来增强人才对本地的认同感。

在知识经济深入发展的背景下,的成败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人才的竞争,尤其是对全球优秀人才的竞争。因此,国内生物医药在打造人才高地的系统工程中,必须着重解决“宜业不宜居”“网络发达而社群发育不足”等问题,推动建设与城市功能建设并重、发展和城市建设并重。结合城市国际化要求,合理布局生产、和生态空间,将高端区域和现代社区有机结合,打造实验室,建设生命科学、示范城,并不断提升自主创新能力。

欢迎关注188bet开户微

欢迎关注188bet开户网微博

责任编辑:张诗慧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